轰力学长

垃圾文写手 全是骚话就别转载了

相爱(算虐吧)

Bgm:something in the way——Jorja Smith

#马东为主 有一丢丢玹灿(真的只有一丢丢)
#没有后续一发完
#相爱相杀
#挺黑暗的
#算be吧(虽然我觉得是he)

爱一个人其实也是一种恐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是李东赫和李马克确立恋爱关系的第1270天。

对于李东赫而言,能和一个男人保持这么长久的感情实在是难得,甚至是从很久之前他就有了要和李马克过上一辈子的想法。如果让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知道他有这个想法的话,可能会惊吓的掉下巴。

毕竟,他可是李东赫啊。

李东赫,现职画家,爱人李马克是程序员设计师,比他大一岁。好好先生一个,不抽烟不喝酒,只爱李东赫。

可是最近,李东赫觉得李马克的情绪似乎越来越不对劲了。他时不时会查看他的手机通讯录及信息,还有每天都会在李东赫下班前在家里等他回来。虽说这表明了李马克对他的在意,可李东赫还是有些不理解。如果是一开始在一起时,因为自己的那些黑历史,李马克有什么怀疑,他完全能理解并接受。但是这已经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五年了,就算有什么怀疑也应该烟消云散了。

因为这一次,他是认真的。

想到未来都有李马克的陪伴,李东赫决定在今天,他们的1270天纪念日里,给他的马克哥一个巨大惊喜,从而打消他的疑虑。为此,他特意请假提前下了班,开车去商场准备好好挑选一下纪念日礼物。

戒指专卖柜台前,李东赫直接挑选了两款男士戒指,李马克手指的尺寸他是非常了解的,李马克的手有点肉肉的,完全没有杀伤力,就跟他的人一样。想到这里,李东赫轻笑了一下。

付完款后,他并没有让柜台人员怎么包装,只将两枚戒指放入盒中就好。戒指盒不大,放进口袋里面也不会显得特别明显,这样作为surprise随时拿出来都没有问题。

就在李东赫准备离开之前,有一个声音却叫住了他。

“楷灿,等等。”从商场另一边跑来的是个穿着黑色衬衫,皮肤非常白皙的男子。他在见到李东赫时眼眸一亮,迈着大长腿快速的走到了李东赫的面前,“楷灿啊,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“是在玹哥啊。”李东赫对男子微微点了点头,以示招呼。虽然称呼并不怎么冷淡。但面前的这个男人,对于现在对他来说只是类似于陌生人的存在。

“这么冷淡?”郑在玹笑着说,李东赫的冷漠似乎并没有打断他的热情,“再怎么说,我们也是有一段快乐时间的吧。不是很久没有联系过了吗?”

李东赫在没遇到李马克之前,的确有过一段时间玩的比较厉害,当时还特意用的李楷灿这个名字。郑在玹是那些露水情缘其中之一。

后来即使他们两个分手了,也还全是朋友,只是当时他和李马克刚刚在一起不久时,郑在玹故意和李马克说起他以前的事,让李马克怀疑他,李东赫和他就再也没怎么联系过。

“没想到楷灿这回的时间这么长,所以说,这次是认真的?”郑在玹伸出手松了松领口,偏着头笑着说道。虽然是笑着,但是可以看出郑在玹绝对不是在说着什么有意思的话,甚至还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李东赫没有理会,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,“你如果没有事的话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郑在玹面无看着那个黑发男人走出商场。心想:“楷灿啊,你当李马克真那么放心你吗,你是对自己的魅力一点认知都没有吗,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。”

李东赫本来是想在外面订一家餐厅的,可想起李马克最近越来越爱在家中做饭,并且不喜欢他去外面的样子,最后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李东赫看现在时间和下班时间没有差多少,直接加快了车速向家中驶去。可惜,今天似乎运气不太好,前面的街道出了起交通事故,耽误了不少时间。

等到李东赫回到家时,比平常到家的时间晚了近40分钟。

到了家门口,刚要拿出钥匙开门,门就已经自动打开。当见到站在门内的爱人时,李东赫扬起了笑容,“马克哥,你不会又在门口一直等着吧?”

李马克就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李东赫,过一会才牵起嘴角,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不大自然。

“怎么了?马克哥,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

“没怎么,就是想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。”李马克嗓子有些干涩的回答道。

“抱歉啦,今天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交通事故,堵车堵了很长时间。”李东赫在门口边换拖鞋边说。

李东赫走到了桌前,见到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时,勾住李马克的脖子就进行了一个深吻。结束后,伸出舌头将因刚刚接吻唇边落下的津液都舔舐了个干净,看着李马克的眼睛说道:“作为赔罪,待会儿马克哥想对我做什么,我都不会反抗哦。”

李马克轻咳了一声,目光游移了一会儿,脸上的神色还带了些郁色,“东赫啊,你这样让我怎么办?”

“……”李东赫没能理解李马克这句话的含义,他看见桌上还没有碗筷,便走向厨房去拿。

李马克脸上的神色更加奇怪了起来,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抓住李东赫的右手,把要走的他拉了回来,“东赫啊,你真的只爱哥一个人吗?”

“你想什么呢。”李东赫轻笑了一声,然后缓缓叹了口气,他晃了晃李马克抓着的手,说:“都这么长时间了,马克哥还不放心吗,我的心里真的只有哥一个人。”

李马克顺势将李东赫环抱住,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,发出了轻微的笑声。相对的,他的左手不知从什么时候就拿起了放在桌边的水果刀。

随即,李东赫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袭了上来,松开了拥抱着李马克的手。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低下头,看着胸前漫溢开来的血色,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一切。

李马克再次紧紧的抱住了怀里面的人,将脑袋放在李东赫的肩头,眼中的泪水已经不停的流淌下来,“东赫啊,我爱你啊,哥真的很爱你啊,我们东赫是需要很多爱的孩子,但是哥这么爱你,你只要接受哥的爱就够了。”
“为什么?”李东赫实在不能相信,他的眼前开始模糊,双腿已经支撑不住,“我……我也是爱……你的啊”

“是啊,我们东赫是爱哥的。”李马克扳过李东赫的脸,凝视着这张面容,他亲吻过无数次的双唇,高挺的鼻梁,脸上的黑痣,还有每次做爱时都会变得像现在一样的湿漉漉的双眼。

因为太爱了,所以才害怕。

他并不后悔做出这样的事情。他低下头,轻轻啄了下李东赫的唇,自从和他在一起后就再也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转移开来,

“一年两年,甚至到现在,你都在我身边。可是以后呢,东赫能保证永远都留在我的身边吗?更何况我根本没有自信留住东赫你啊,我今天打电话问过公司了,公司说你提前请了假,东赫今天去了哪儿我一点也不知道,东赫真的是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啊。”

李马克虽然说的平淡,但他的情绪越发激烈了起来,胸口的起伏让靠在他怀里的李东赫都感受到了那股剧烈的感情。

李东赫没想到,直到现在了,李马克对他会这么不放心。流下的血越来越多,他伸手推了推李马克。可是李马克现在的力气,却完全不是他能够抵抗的。

“不能放开你啊,东赫。”李马克紧紧抱住了李东赫,将插到李东赫背后的水果刀拔了出来,再一次下了手,眼中一片暗沉,“很快就不疼了,听话啊楷灿。”

李东赫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,就放弃了挣扎,这是李马克第一次这么叫自己。他觉得自己似乎能懂的李马克的不安了,因为自己的过去,令李马克感到害怕,害怕自己再变成之前那样。

虽然就这样死掉有些不甘,但李东赫觉得死在李马克的怀里也不至于那么难以接受。

“我不能想象失去东赫的样子,这样东赫就能一直陪着我了。你不用再出去工作,就一直在家,最近我做的饭比之前好多了,东赫也看到哥的进步了对吧,东赫想吃什么,我都可以做给你吃。”

失血过多让李东赫晕沉着脑袋,耳边还听到李马克不住的低语。关于他的爱,他的怀疑,他改变了的性格。

李马克,已经不是以前的李马克了。

在意识模糊前,他想把口袋里的戒指盒掏出来给李马克看一下。

罢了,看不看也没必要了,他爱他,他也爱他,足够了


fin

评论(9)

热度(49)